首页 > 穿越小说 > 寒门祸害 > 第2284章 罪责

第2284章 罪责(2/2)

目录

隆庆的眼睛顿时一亮,亦是重重地点头道:“对,朕昨晚御览奏章过于困乏,故而早早便歇息了,并不知晓此事!”

郭朴和陈以勤默默地交换了一下眼色,却是看到了几分真相。

若隆庆不提御览奏章,他们还不能判断昨晚的真实情况,但此话一出,便知道隆庆其实是在撒谎无疑。

哪怕是在白天都未必能瞧几份奏疏,若是到了晚上还挑灯处理奏疏,那么太阳当真是打西边出了。

张居正却是暗叹一声,后悔自己不该答应帮着隆庆扳倒林晧然扶皇长子上位,当真跟蠢人是不足与之谋。

“纵使皇上入眠而不知晓此事,但事关皇后安危之事,宫人焉能不通禀?守城将领岂能阻拦?”李春芳的眼睛闪过一抹愤怒,却是望向刘瑾进行质问道。

这……

刘瑾暗暗地咽了咽吐沫,发现事情已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,不由得向隆庆投去了求助的目光。

隆庆亦是深知知道此事守城将领和自己身边的大太监都有过错,却是打着哈哈地道:“其实昨晚都是小事,皇后现在不是已经安然无事吗?此事你们就不要再小题大做了!”

林晧然的心里微微一动,注意着隆庆的言行举止,发现隆庆似乎真认定昨晚确实仅仅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“呵呵……皇上说得是,昨晚当真是小事一件啊!”陈皇后听到隆庆如此定论,显得心寒至极地笑道。

唐素儿的眼睛复杂地望向隆庆,而后侥幸地望向旁边的宫女,暗暗庆幸着林晧然早有了一些安排。

咦?

郭朴和陈以勤都是聪慧之人,在听到陈皇后这个应答的时候,隐隐察觉到事情已然不是表面这般轻松,特别陈皇后的气色明显就是大病初愈的模样。

隆庆似乎听不出陈皇后的是反话,却是继续打着哈哈地道:“皇后果然深明大义,昨晚的事情到此为止,朕困乏了!”说到这里,他又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道:“你们都散了,今天难得是一个休沐日呢!”

这……

朱衡和马森交换了一个眼色,发现隆庆是不是是真傻还是充愣,已然是完全听不出皇后这是反话。

另外,刚刚还说昨晚早早入睡,结果现在又是哈欠连天,敢情昨晚是梦游一宿了?

“皇上,昨晚之事危及皇后用及腹中的龙种,而皇后腹中可能是皇嫡子,即为大明国本,此事当追究相关责任之人,以慰皇后的委屈,亦要给文武百官和天下人一个交代!”林晧然并不打算就此作罢,当即便发出请求地道。

张居正的眉头微微蹙起,显得有些紧张地抬头望向隆庆,却是知道林晧然是想要借着此事进行反扑了。

隆庆似乎被触怒一般,却是沉声地回应道:“谁说皇后腹中一定是皇嫡子了?纵使是皇嫡子,大明的储君亦是皇长子!”

虽然皇后已经有了身孕,而且临盆在即。只是在他心里的太子人选始终都是皇长子,而今他只期待皇后生出一个公主,而他则是能够顺理成章地册封皇长子朱翊钧为太子。

哪怕陈皇后真生了皇嫡子,那亦应该由皇长子朱翊钧这个哥哥来担任太子。

咦?

郭朴等官员听到这一番论调,显得惊讶地望向隆庆。

本以为隆庆会遵循立嫡立长立贤的那一套,但万万没有想到,隆庆已然是要册封皇长子朱翊钧为太子,哪怕皇后的腹中诞下的是皇嫡子。

“皇上,此言不妥!立嫡立长立贤乃祖制,若是皇后诞下皇嫡子,当册封皇嫡子为太子!”陈以勤亦是没想到自己的学生如此的离经叛道,当即公然表态地道。

隆庆看到陈以勤脸上的怒容,却是采用拖字诀道:“皇后还不知能不能顺利生产呢!此事咱们暂且搁置,容后再商议!”

这……

朱衡等官员听到隆庆这似乎发出内心却不经大脑的话,虽然心知隆庆始终还是属意于皇长子朱翊钧,却是不由得纷纷扭头望向陈皇后。

陈皇后似乎是被气得不轻,身子明显矮了下去,却是幸得旁边的两边宫女将陈皇后掺扶起来。

唐素儿只是担心地想要让医女查看情况,只是突然指着地面花容失色地道:“皇后的羊胎水破了!”

却不知何时,皇后的裤脚处已然多了一摊不明成分的液体,而这些液体很快渗透过裤子落在地砖上。

“快,快叫稳婆!”

郭朴等官员见状,当即显得十分紧张地喊道。

一些官员虽然不好掺扶陈皇后,却是急忙上前招来太监和宫女,甚至有重臣充当跑腿前去叫来稳婆。

不得不承认,这时代的大臣都很是忠心。在得知皇后要生的时候,在场的数十名官员似乎是他们的孩子般,显得十分的焦急和紧张。

一大帮宫女和太监聚集过来,显得七手八脚地忙碌起来,他们将皇后送进玉熙宫那一间早已经设置好的产房。

其实生产的事情早已经有了预案,虽然这里的宫女和太监都十分慌张,但做起事情亦是有章有法。

两名稳婆一直居住在玉熙宫,这个时候已经来到陈皇后的身边,嘴里还在指导着皇后如何进行呼吸。

由于皇后突然临盆,而且关乎大明是否会出现皇嫡子,却是谁都不愿意离开,显得眼巴巴地目送着皇后被送进产房。

隆庆仍旧坐在玉辇上,仅是探头张望,脸上显得有些紧张。只是不知他是担心陈皇后的生产情况,还是担心陈皇后真生了一个皇嫡子。

“你说是不说皇嫡?”林燫眼巴巴地望着产房的门关上,却是不自信地询问道。

郭朴扭头望了一眼林晧然,显得十分肯定地道:“一定是!”

林晧然觉察到郭朴的目光,却是不明白他为何望向自己。

只是他心里亦是产生了几分紧张,毕竟陈皇后诞下皇嫡才有争储的基础,若是女儿恐怕真要让朱翊钧登上太子位了。

m.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