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被将军掳走之后 > 第60章 第60章俳优说笑

第60章 第60章俳优说笑(1/2)

目录

回到膳厅后,元楼兄弟俩已经快要吃完了。

见到元里带个不认识的男人过来,他们下意识地多看了楚贺潮几眼。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是高大威武,相貌英俊,气势相当不凡。

兄弟俩都有拘束,“这位是?”

“这位便是北疆大将军楚贺潮楚辞野,他还未用晚饭,便过来一起吃个饭。”元里笑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遍。

楚贺潮随意对他们二人颔首,掀开衣袍就坐在了空位。

他很是平静,元楼元单兄弟俩却是倒吸了一冷气。

楚贺潮?!

此人竟是楚贺潮!

兄弟俩对视一眼,胸腔怦怦跳,没有想到自竟有朝一日能够见到被称为北周战神的大将军。他们连忙站起身同楚贺潮行礼,“小民见过大将军。”

楚贺潮点点头,淡淡:“坐吧。”

两个人这才拘谨地坐下。

元单从少年时便极为推崇楚贺潮,每次听闻楚贺潮的功绩便热血沸腾,时常想同楚贺潮一般战场杀敌。然而当楚贺潮真正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却有畏惧大将军的气势,想说话却不敢多说,紧张得坐立不安。

元里注意到了他这副样子,打趣:“要不要将军给你签个名啊?”

“签名?”元单疑惑,“签名是何物?”

他的表太懵,配脸的两坨高原红,元里莫名其妙被戳中了笑点,笑得弯下了腰,头都埋在了桌子底下,只留下一只手使劲地朝元单摆了摆手。

其他人面面相觑,不他在笑什么。

楚贺潮嘴角一抽,把他提起来,“好好吃饭。”

元里脸色通红地起身,他把楚贺潮面前自的碗筷端过来,伸出手挑出一块肉塞进了嘴里。

楚贺潮看完他是怎么吃的后,也跟像模像样地学他的动作尝了一,一入便眉头轻挑,不错。

但他此时的食欲却不是很好,再好的味到了嘴里也是泛泛。楚贺潮懒洋洋地动了几个筷子,随手端起一杯水一饮而尽。

元里看他喝完,默默地:“这是我的水。”

“咳咳咳,”大将军一下子咳得惊天动地,“你的?!”

元里点了点头,大方地:“没关系,你喝了就喝了吧。”

楚贺潮却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似的,把这个杯子推得老远。

元里盯他:“你这是在嫌弃我?”

楚贺潮垂眼睛,好笑,“嫂嫂,你我叔嫂还需要顾忌一为好。”

他好久没有叫元里“嫂嫂”了,现下一叫出来,元里都有反应不过来。

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,楚贺潮已经不吭声地继续吃吃喝喝了。

之后,楚贺潮没再说过一句话,直到吃完散场,各自回到了房间。

*

防止失联,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:

次日,元里便打起精神,开始试用立式风车的效。

他记得杨忠发对立式风车也很感兴趣,不忘派人去通杨忠发一声。

杨忠发然高高兴兴地来了,他还带来了两个小孩。一个是元里曾经见过一面的韩进的女儿韩燕。一个是杨忠发的幼子,年仅五岁的小童杨宣。

两个小孩都被教养得极好,元里仔细看了一遍韩燕。韩燕脸色红润,穿得厚实,脸带丝丝羞赧的笑意,可见被照顾得很好。他心中熨帖,又看向了杨忠发的幼子。

杨忠发常常跟旁人炫耀自的幼子天资聪颖,敏而好学,连元里都听他说过几次,早已对杨宣好奇至极。

如今一见,杨忠发的这个幼子看起来然不同寻常。才五岁的年龄,行礼规矩便做得一丝不苟,还带婴儿肥的小脸蛋板,说起话来条理清晰,不急不忙,和杨忠发这个急脾气的爹一点儿也不相同。

只是这孩子有胖,但这样的胖放在孩子身只可爱得令人心软。宣儿穿得也很厚实,走起路来跟个球一样,他约莫走起路来也很是为难,便慢腾腾的,不急不躁。

真是土匪窝里养出来了一个贵公子,看得元里感叹不已。

结这个小贵公子却直溜溜地跑到了元里的面前,抬头看元里,“元公子。”

元里蹲下身看他,笑问:“叫叔伯。”

“叔伯,”杨宣的小胖脸一说话便是一个吭,他齿清晰地问,“叔伯给姐姐的风车,可以给我一个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元里没忍住手揉了揉他的脸,“等叔伯忙完,就给你做个小风车。”

杨宣眼睛一亮,“谢谢叔伯。”

没过多久,众人便来齐了。

听闻元里又弄出来了新东西,刚刚痊愈的刘骥辛和汪二邬恺等人也赶来了庄园,想要见识见识新东西又是何物。

立式风车下方已经安好了石磨,被抬到了处。

幽州的冬季日日都有冷冽的西北风,唯恐孩子们受凉,便让仆人将孩子们带回了房。大人们三三两两站在立式风车旁边,看呼啸的冷风将立式风车的风帆吹得不断作响。

寒风中,大家伙都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刘骥辛裹得很厚,他就站在杨忠发身旁。杨忠发双手抱住自取暖,打寒颤小声跟他说:“元公子说只靠风便能让这个东西带起石磨转动,你信吗?”

“我自然信。”

刘骥辛擤了把鼻涕,老神在在地。

杨忠发叹了气:“不是我不相信元公子,只是我心里没底。这石磨虽是个小磨,但也需要一个人或者一头毛驴才能拉得动,就靠这木头风帆做的玩意儿,靠虚无缥缈的风,当真能拉动石磨?”

实际,刘骥辛心中也没底。

他从没听过利用风来拉动石磨的事,同杨忠发想的一样,在他们看来,这是不太可能的事。但哪怕再怎么不相信,刘骥辛却相信元里。

元里既然将立式风车拿出来,那便说明他心中有底。

等了一儿,立式风车还是没有动,众人忍不住小声说起话来,心中都有急切。

元里面色淡定,但内心也升起了紧张,牢牢看风车。

这个风车程都是他做下来的,中间只有楚贺潮协助了他,即便元里做实验一次成功的可能性太少,但他也衷心希望这次能一次成功。

终于,在越来越紧张的气氛中,立式风车开始转动了。

所有人屏住了呼吸,目光灼灼。

防止失联,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:

初时,风车转动得极为缓慢、细微,底部的石磨似乎狠狠拉住了风车不让其转动。但很快,风车的度带动齿轮的啮合离,石磨转动得越来越快,越来越轻松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